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一脉晚烛一指夜歌凉

作者:玖月之歌 来源: 时间:2014-05-05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倦鸟。余花。抵不过一觞晚茶。
 

    凉风九月,姑苏城外流萤未眠。烟火二月,纸上行,一寸足矣。

    夜琴轻疏,纤纤九指九弦抚。一江渔火已阑珊,唯画舫不歇。琴音冷冷,马蹄问津夜闻歌哭。马上青衫踯躅——江上渔火远灭,画舫虽明却不近岸渚,杳杳一曲歌吹,吹得青衫泫然。
 

    夜行茫茫。青衫徒然打马而去。上元节近,青衫赴姑苏期年手足之约。姑苏城南,姑苏城北,青衫辗转不及。马向水崖而行,问津之余,更闻一阕断肠悲歌染泪下。
 

    青衫就漫江烟火湮湮之际返。此刻画舫泊渡口,朱灯旖旎,织成一目光影陆离,男女纷纭,老少踏足,宫商萦耳不休。青衫解鞍,循歌而入。画舫欢曲笙唱,犹几盏朱灯曳曳,人声鼎盛。青衫不闻昨夜琴曲,唯有乐吟轻歌,伶人水袖舞斑驳。
 

    青衫眉目黯然,悻而下画舫。
 

    元夕之夜,绿水上风清月明,青衫复上马彳亍。一步马踏湿苔,人马两翻,白马嘶啸,青衫跌足……青衫席地抚马,托缰绳一臂而起。青衫正勒缰复行,但闻月照柳深处一声“公子。”疑似世外呓语呢喃。
 

    一袭素衣出尘,两鬓青丝菀颜,素手抱一床九弦琴。琴女步步生莲,青衫缰马不行。
 

    “不意昨夜弦断,不知可取公子白马鬓鬃一缕否?”一见如故,似曾相识。青衫不觉愕然间颔首。轻抚马鬃,取鞍边短兵断一丝长鬃。“小女有不情之请,可否烦劳公子代为上弦?”青衫自独钟九弦,未谙目前女子何以一眼明了?青衫迟豫半刻,仍是为琴女上第七弦。
 

    风外,马下,琴女抱琴揖谢。
 

    青衫遂默然策马离去。
 

    画舫渐远,凉风穿柳霎霎,清光渡月婆娑。一支断肠又起,幽咽如诉。青衫回马,寻迹而往。柳外一盏孤灯悬枝,灯下琴女坐而九指抚琴——纤纤九指九弦抚,戚戚一曲一歌哭。
 

    一曲未竟,青衫泪洇袂。柳烟伴一脉晚烛残,渚畔画舫歌未休,青衫独醉兹曲间,旋踵弦断——悲歌咽响,青衫下马,复裁一尺长鬃。琴女不料青衫返,九指依旧怔于断弦,原是第九弦断,青衫无言里视石台上琴,一如既往扣琴轸上弦。俄而归琴,琴女复揖谢。
 

    “九指谢过公子。”琴女复坐抚琴,琴音泻如一泓春水流香,一簇山花烂漫。琴音又不复初悱恻,青衫歆羡九指琴艺卓绝,深浅婉转,收纵自如……


 

    石台隐柳间,深柳隐月下。九指九弦弹,一曲一歌暖。
 

    一指夜歌凉,两弦弥心殇。青衫一纸谱月下九指琴曲——九指成歌,两弦怜心。曲终人不散,一脉晚烛一石台,一床九弦一音恋。

 

    路过,便是那曲琴音牵心。遇一夜歌吹,恰一指绝弦,月与柳,花与灯,今生等一曲夜歌,纵使薄凉,赴它沧海桑田。不为红尘浮生瘦,缘卿一阙琴,得我朝暮寻。且听倦鸟黄昏,余花晨熹,问君天涯落何处,唯有眼下真。

    一曲相逢,夜歌白首。

 

玖月之歌,荏苒欢喜】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