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满城风雨你从海上来

作者:安星 来源:原创 时间:2012-12-31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满城风雨你从海上来

文/安星

    两情缱绻,海誓山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容颜老去,爱情长青。

                                                    ——题记

   “曾经,我一度以为蝴蝶飞不过沧海是因为它胆小怯弱,直到后来才明白,它之所以飞不过沧海,是因为沧海的那头早已没有了等待。”多年前,当我第一次看见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内心有些许触动:为蝴蝶的绝望而悲,亦为她的执着而赞。到底是有怎样的一股力量在震慑着她?

    当我们看见那色彩斑斓的扑棱着双翅的蝴蝶,又有谁会想起那破茧的疼痛?一段作茧自缚的感情,只期待它破茧而出,而我希望沧海的尽头依旧有那沉实的等待,那样它才不会低垂着脸庞隐匿着忧伤,黯然垂泪。

    小舟行在水上,遗一路涟漪,孤帆远影,惹得千秋万世的人们对这孤帆远影浮想联翩。清晨的荷花含苞待放,曲曲折折的荷叶上泛着零星点点的白光,蝴蝶扑棱着双翅,彼岸的呼唤热烈而诚挚,彼时,已是大雨滂沱,河水泛滥。而她全然不顾,冒着满城风雨从海上飞过。

    浮动的月光里,我看见一条河蜿蜒地伸向很远的地方。两岸的桃红不知又熟了几季。那所谓的伊人啊!我不知道你在这里又是盼了几千年。那眼角的泪痕漾起了秋水的漪澜。那等待的容颜犹如莲花的开落,而你依旧浅唱着:“一汪悠悠的江水,你是否能把我的郎君盼回?”你是如痴的笃定那个和你许下山盟海誓的男子会为你穿上凤冠霞帔。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女心如水,情意绵绵,情到深处,非理智能控制。一旦认定,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

    痴情的女子总是温婉动人的,而我的泪常常遗落在那旷世情缘中。为苦守寒窑18载的柳英环所震撼。本来可以锦衣玉食的千金大小姐却因为爱情而选择居无定所。一个孤苦伶仃的柔弱女子在幽僻的深山老林中耗尽一生的容颜。平白无一饰,日出而作日暮而息。沟里捡柴薪,地里觅野菜,沐山涧清风,饮山谷清泉。偶尔担心有兽类出没,在灯火幽暗的山洞中,对着忽明忽暗的灯火憧憬着夫妻重逢的场景。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归来无期,是谁的守望照亮了了历史的长河?留给后人无限的敬仰。“古来征战几人回?”她凭什么就如此笃定他能在硝烟弹雨、马革裹尸的战场上安然无恙?难道仅仅是为了他的一句“等我”?她便甘愿耗尽一生的等待。

    记得《恋恋记事本》中有这样一句话:“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

    在流动的月光里,细诉千年的情思。我不知道咋暖还寒时候,那里是否还有一个人在原地等待。但愿所有的爱情都有一个美好的归宿,但愿每一朵春花都绽放如花的笑靥。

编辑评语:等待亦是一种约定,它使得爱情有了承诺,即使这承诺遥遥无期,也不会让人觉得遗憾。正如安意如所说:爱是一种牵系,约定。一生,我们能遇见多少人,又与其中的几个有约,这约又是否饱满崭新如花苞,一定会安稳的呆在枝头等到盛放的那天?问好作者,欢迎投稿90后文学网!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