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玩婚姻的岳姑娘

作者:谣果子 来源: 时间:2017-03-17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一
  
  “三个月前,我假结婚了。
  
  说这话时,岳姑娘正坐在客厅玩着手里的电话。我瞬间就懵圈了,刚才喝进嘴的橙汁喷了一地。没等她递来餐纸,我不客气的甩了句:“你有病,病的还不轻!
  
  她不说话,继续埋头看着手里的电话。
  
  我急了,瞪大眼睛恶狠狠的说道:“你丫的,真是疯啦,被你家那群乌鸦给逼疯啦!”
  
  事情的从两个月前讲起,一个阳光微露的午后,正在埋头整理文件的岳电话响了。抬头一看,陌生的外地号码;顺手就要挂掉,却滑错了光条方向。
  
  一阵“呜呜呜”的抽泣声传来,低沉、沙哑却又充满磁性。岳瞬间就僵了,心脏想被强行装上起搏器样“砰砰砰”的狂跳不已。
  
  是他,那个三年前给过她美好幻想的男人,那个亦友亦兄宠她、疼她的大男生。可就这样的他却在一天静悄悄的消失眼前,此后她就像疯狗一样四处咬人、又独自舔伤。
  
  最初的几天,她以为他是死了或是得了重病;可后来的线索又推翻了前面的想法,他还在的,只是不再理她!
  
  慢慢的岳就懂了,他不再要她!更或许他都不曾真正的喜欢过自己那些宠、那些疼,不过就是看她小觉得好玩罢了!
  
  “瓜妹子。我妈快不行了。她说走前想要看到我成家,你、你能帮帮我吗?”他吞吞吐吐的说。
  
  听后,岳有些气愤。没好气得问:“陆琨,你到底几个意思?”
  
  电话那头的男人顿了顿,没底气的说:“求你了,陪我结一假婚,去民政局领个证,完事给我妈看了,回头咱就离婚!我 发誓期间绝不会伤害你,更不会趁机占你任何便宜。”
  
  听完她挂了电话,眼前却突然起了大雾,以至于整个人都迷失在雾里。
  
  二
  
  躺床上的岳,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明明眼皮困得直打架,大脑却一遍又一遍的回放着陆琨的话。右脑里的小人像个八婆似的,不停得问:答应吗?答应吗?她急了,抬手对着脑袋就是一记敞亮耳光。可八婆似的小人依旧喋喋不休……
  
  岳彻底的投了降,坐起身来认真的想着小人的问话。
  
  答应吗?答应,到是成全了他。但从此自己便成了结过婚的人,档案里会清清楚楚的记载着离异事项。离异?对一个90后单身姑娘也太讽刺了吧!就算自己真能做到不在乎,那未来的老公呢?一向严厉的父母呢?他们也能不计较、不在乎!
  
  不答应,那他会不会从此就恨上她?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也不会来找自己吧!
  
  一夜,几番分析、几度挣扎,最后赶在7点,以前他起床晨跑的时间回了话—“愿意”。
  
  三
  
  周末休息,岳目送着父母出门,第一时间反锁了大门,溜进了爸妈的房间;一边又拿着抹布,假装正打扫家里卫生。
  
  床头、床底、鞋柜、抽屉,但凡能放东西的地她都一一翻找,完事还细心的将每样东西原样归位。一分钟、十分钟,……、六十分钟,她都一无所获。急脾气的她急了,不停的在房间里转着圈。大冬天的,竟硬生生的把自己憋出一身汗。正要出去,突然就脑洞大开。箭一样的冲向衣柜,衣服、袜子、内衣、内裤挨个、挨个搜了个遍。
  
  她炸了,对着柜门就是一阵狂踹。突然,她瞄到了了衣柜的角落,类似有个小抽屉。原本还怒发冲冠的她瞬间就笑了,镜中的她也不大好看:睡衣加身、头发凌乱、脸上还挂着星星点点的汗。
  
  “老妈也太贼了,不去民国当特务留在这二十一世纪太可惜!”她愤愤的想。
  
  接着她仔细的瞧了瞧抽屉,木质的结构、圆形的金属锁。她没在采取下一步行动,懒懒的从睡衣里掏出了手机,给锁芯来了张大特写。
  
  一连好几天,她都琢磨着怎样开衣柜抽屉的锁。直接撬开、找锁匠、还是直接偷钥匙来配?
  
  第二个周末她又偷着进了父母的房间,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抽屉发呆。心里一阵抓狂、一阵无奈。后她又火山爆发起来,心一横,伸手就去强扳。突然手被卡住了,她一边咒骂一边心急的蹲下来查看。缝隙,衣柜和抽屉之间居然有着手指宽的缝隙!
  
  而后她小心的取出了卡着的手,挽起袖子、又涂了厚厚一层护手霜;深吸一口气,忍着疼痛将几根手指挤了进去……
  
  四
  
  湖北武汉城洪山区民政局门口,背着黑色拉米小包的岳和陆琨站在了那里。一束阳光射了过来,此时的他们齐齐的眯起了眼。正要进去,岳却突然怕了,两个腿像被钉死的木桩贴着地面一动不动。
  
  陆琨急了,看到原地不动、久久不说话的她。伸过手、习惯性的揉了揉她贴在额前的头发,笑着说:“瓜妹子,你要后悔了我这就送你回家。”
  
  岳望了望他、闭上了眼,自己仍旧不说一句话。
  
  一秒、两秒、一分、两分过去,呆呆不动的岳突然冒了一句:“抱抱我,好吗?”
  
  蓦地,陆琨一个转身,用力的抱住了她。
  
  阳光下,岳的心化了,像冰淇淋一样黏黏的、滴了一地。
  
  下一秒,她忍不住的咧着嘴笑了,拉着陆琨的手说:“瓜娃子,走,咱们扯证啦!
  
  五
  
  三个月后的今天,我准备了满满一卡车的话,势必要说服正在自虐路上深深陶醉的她。这是个被倒春寒爱上的阴冷三月,成都的天空灰蒙蒙的、时不时的飘下一阵细雨;风起,我哆嗦着打了个寒颤,不远处站着的她却笑着对我喊:“恭喜我吧,我们真的在一起啦!那个事,别忘了替我保密呀!”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