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遇见你这么美好的事情

作者:卡帕 来源: 时间:2016-06-24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林哲喝多了,哼哼唧唧的凑到林湘旁边就扯着嗓子吼,“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今天不说老子明天可就已婚啦”林哲平时沉稳悦耳的声音此时尖锐凉薄,穿透在北京最冷的冬天里,    将树叶上因为雨水而结成的薄冰击碎,林湘吸了一下鼻子,感觉到鼻尖微微的凉意,以及雨后的雾气中充斥着的林哲的酒的味道,她将头微微的一侧,正视着林哲的眼睛,因为吹了冷风,长而浓密的睫毛下面的大大的眼睛里充斥着泪水,鼻子和脸颊翻着红晕,两片饱满的朱唇微微打开,露出洁白的牙齿的一部分,卷发没有出门时的整齐,略微凌乱起来,“你想让我说些什么,祝你结婚快乐么?”声音很轻很淡,听不出是遗憾还是难过。
  
  原来我是爱你的,至少是爱过的吧,林湘这样想。要不然也不会在收到请柬的时候一直想要落泪到现在吧
  
  大学报到的那一天,像流浪汉一样的林湘磨叽着从拥挤的人群中找到武大的迎新队伍,俗气的红色条幅,写着欢迎来到武汉,欢迎来到武汉大学,林湘抬起手挡住太阳,眯着眼睛把这句话在心里念了一遍,然后看着还算庞大的迎新队伍,突然对新生活就有了一点希望,算了,北大没上就没上吧。这一整个暑假的纠结也算是化解了,应该说被化解了。
  
  “同学,武大的吗?”林湘楞了一下,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男生衣服上的铭牌写着;林哲,还算不错的名字,至少姓林就不错。“同学?”“啊,不好意思,我在想我是哪所学校。”林湘这才发现只有微微抬头才能和他对视,白色的T恤前面印着武大的校徽,灰色的休闲裤搭配一双万斯的经典款,头发被染成淡淡的亚麻色,并且用心打理过,高鼻梁,眼睛不算大y也不算小,皮肤相对白皙,额头和鼻尖渗着细密的汗珠,嘴巴很性感,两瓣嘴唇轻轻的抿着,在等林湘的回答,一般人,尤其是一般迎新的男生,在这个时候一定会非常热情的并且谄媚的笑表现出热烈欢迎的样子,夸张但也让人觉得不错,但是林哲没有,他只是用眼睛淡淡的看着眼前的她,没有笑,但是你并不会觉得严肃不会觉得他不耐烦,右手拿着签字笔,左手拿着笔记本,没有空去理渗出来的汗珠只能让它顺着脖子流下来黏到白色的T恤上面,应该是百分之九十纯棉,否则不会吸这么多分泌物看起来还是这么干净,“那你想起来了吗?”林哲接着她的话问到,像一个很正经的问题把林湘本来想好的打趣的点憋死在了肚子里。“嗯,想起来了。”“那走吧,”“你怎么知道我是武大的?我还没说呢?”林湘一遍拖着箱子跟着走,一边问,林哲转身,自然的接过她手里的行李箱,“你手里的通知书封面上写着武汉大学。”林湘呆了一下,把手里的通知书放进随身的小包包里,然后和行李箱一起被林哲送上了校车。
  
  迎新晚会的时候,作为新生代表的林湘站在大礼堂空旷的舞台上,做了一个个人演讲,没有太多的热情和掌声,林哲作为晚会的总导演站在幕布后面看着她,反而让她紧张起来,台下满满的观众,无数双眼睛的打量没有让她紧张,反而是他淡淡的关注的眼神让她失了神。
  
  果然,爱上一个人是很容易的事情,尤其在很容易就会喜欢别人的青春里。
  
  林萧打工的咖啡厅有个很文艺的名字,heaven on the left,很多学生为了这个名字和这个颇有文艺气息的帅哥老板经常在这里一坐就是一整个下午,林湘当时的面试就比较神奇,当陆然问道你为什么想要来我这家咖啡厅的时候,林湘十分不解的看着他给了一个他最想要的答案,她说,“你傻啊,当然是因为需要赚钱呀.”陆然噗通的笑出声来,这样的女孩子他有多久没有遇见了呢,并不算出众的外貌现在看来倒也是很可爱的类型,小儿精致的脸蛋因为炎热的天气而微微泛红,说话的时候会微微的将嘴巴抿起来,低下头的时候会轻轻的将两只手叠加在一起,右手的拇指会轻轻的摩擦这左手的拇指,乳白色的裙子看起来很温和,陆然突然觉得这个女孩的身上有某种特殊的吸引力,”明天来上班吧。”还在为刚刚冒然说出口的话而后悔不已的林湘突然觉得自己算是走了狗屎运了。
  
  在左边天堂的兼职生涯就这样迫不及待的开始了,当然还有她和林哲的故事也从左边天堂开始了。
  
  夏天的午后,难得的清风将折磨人许久的炎热烧烧驱散,林湘下课后趴在课桌上,眼睛死死的盯着窗外楼道上面对面交谈着的两个人的身上,他偶尔会笑,看的不是特别清楚,但是,林湘知道他笑起来的时候嘴角会有好看的弧度,左手随意的放在裤子的口袋里,右手拿着一只淡蓝色的签字笔貌似说道得意的地方会轻轻的将那只蓝色的笔转个圈,速度不快,可是指尖的动作很灵活,对面站的女孩,长长的头发微微卷着,在阳光下显得那样的温柔,灰色的格子裙白色的衬衫让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恬静的美好,能这样和他面对面站着聊聊天真是好呀,林湘想,如果林哲的站在自己的对面和自己温柔的聊着天,哪怕是最无聊的高数也行,自己一定可以听得津津有味,偶尔害羞的低下头然后用手轻轻的将碎发挽到耳后,露出洁白纤细的脖颈,这样估计足以让林哲爱上她了,毕竟林湘的漂亮是那样的耐看那样的使人无法挪开目光。“喂,林小姐,你又在干嘛,再不走,陆然估计就要把你炒了。”林湘收回目光,草草的将课桌上的两本书放进包里,一本是昨天的课没听明白今天的课也没有听明白的高数,另一本是看上去很厚实但其实没怎么用过的会计学专业英语。把教室的门关上之前抬头看向窗外的那个位置,发现两个身影都不见了,算了,总是这样默默的注视着别人好像也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处。林湘把教室的门轻轻的关上,去追赶郑暖已经快消失在走廊尽头的脚步,郑暖对于林湘来说是那样特别的一个人,儿童时期最要好的玩伴,初中时期最过意不去的情敌,高中时期突然跟着爸爸去上海,三年根本没见过的旧友,填志愿的时候,她一通电话打回来,问她报哪所学校,林湘说北大,她说好,那我就武汉大学,防止再遇到你,可是还是遇到了,林湘在武大的校园里遇见郑暖的时候,郑暖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孽缘啊孽缘,后来郑暖就一直把这句话放在嘴边,可是该做朋友的人是不管怎么样还是会做朋友的吧。林湘跑过去,讨好的拉着郑暖的胳膊,郑暖一脸不耐烦的把胳膊抽出来,“真是想知道那个家伙哪里好,你每天盯着看呀看,眼珠子都快长到他的衬衫上去了,就那么大魅力呀,让你去告白你又不去,你说你,放开我,我真是受够你了。”“好了啦,我今天回去就写情书好不好,把最帅的林哲勾引到床上好不好?”林湘把头放在郑暖的肩膀上蹭啊蹭,后来两个人就突然笑了起来。
  
  到了左边天堂的时候果然陆然的眼色不太好看,对于陆然而言,自己的两个小员工从来没按时来上过班,却因为某人的威胁自己不能说什么,而且,最要命的是她们两个貌似对陆大帅哥那种霸气的帅不太感冒,经常会对着店里的帅哥窃窃私语,你们老板才是最帅的好嘛,陆然真是有苦说不出,满肚子都是心酸。
  
  左边天堂的打烊时间是晚上九点,八点钟的时候郑暖自己先回了学校说是回去赶一下论文,林湘心里犯着低估,然后这个小妮子就趁着这个空档走了,下班的时候偏偏老天爷还很没有义气的下起了雨,虽然不大,可是这样跑到公交站台肯定是要淋湿的,“该死”林湘低声的咒骂了一句,跺跺脚,将外套的帽子戴上准备狂奔到站台去,“要一起走吗?”“哎,咦,那个,”林湘面对着撑起一把黑色雨伞站在雨中的林哲乱了心,还没怎么样,那颗不安的小心脏就扑通扑通的跳起来,“那个,好巧哎,你过来吃晚饭?那个,晚饭吃过了吗?”林湘带着不知所措,双手撑住帽子在头顶忘记放下来,“这个点如果还在吃晚饭估计我该是大胖子了吧,”林哲看着她,“你还是决定这样跑过去,不同我一起?”“不,”林湘很着急的回答了,然后尴尬的咽了口水,我都不知道找这种好机会找多久了,这不应该是天赐良机嘛,林湘你可别关键时候怂,“当然一起走。”说着钻到他的伞下,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他这么高,自己的脑袋居然只到他的肩膀,不过这样感觉真的是很好呀,不用躲在教室里偷偷的看他,一侧头就能看见他线条分明的侧脸,林湘因为漂亮外加不太会跟别人讲话,不熟的人总会觉得她清高难以接近,稍微熟一点的人又会觉得她很有心思太过于聪明,但是或许只有郑暖才知道,她偶尔的笨。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爱你的人才会看见全部的真实的你可以接受这样带着缺点的你,也乐意把自己的缺点展示给你看。“我就那么好看吗?”林哲突然停下来,正在出神模式的额林湘没有及时意识到,一只脚已经迈出去,“喂,”林哲急忙伸出左手拉住准备将球鞋贡献给前面的水坑的林湘“想什么呢,你这个家伙,水坑呀水坑。”“啊”林湘一个不稳,情急之下伸手抓住了林哲的口袋,才保全了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林哲的左手依旧放在自己的肩膀,她面对着他站着,两只手按住快要蹦跶出来的小心脏,怎么办,我该说点什么,说点什么,别紧张。林湘淡定淡定,“看不出来你力气还挺大。”“阿,怎么,“林哲将手收回来,摸着自己刚刚被她撕坏的口袋,“啊,不好意思,我,那个,我”林湘懊恼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想找个洞赶快钻井去,什么呀,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完蛋了完蛋了。“那个,我来帮你缝好吧,我来帮你缝好。”“好啊,那下周三我到左边找你拿。车来了,快点过去吧。”
  
  车窗的玻璃上无数颗水珠争先恐后的顺着各自固定的轨迹滑落,偶尔会有两颗相同的水珠相遇,然后分开来朝着各自的方向继续前进,本应该感觉烦闷的雨天,林湘却一点也不烦躁了,远远看着的那份美好,突然就降临在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开出一片美丽的花朵。
  
  郑暖看着站在宿舍门口,拿着衬衫的林湘,放下手中的苹果,伸出手将毛巾递给她,然后说:“呦,看来姑奶奶我是走对了,你这厮果然撞上艳遇了。”“什么叫果然,你知道林哲会等我?”林湘接过毛巾顺势坐下,转过身来对视着穿着吊带,露出珍珠般圆润漂亮的胳膊的郑暖,郑暖耸耸肩,一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表情,林湘没追问,站起身去浴室,“我去洗洗。”“好,洗完陪我看韩剧。”
  
  闹钟响的时候已经八点钟了,林湘翻个身,火速的爬起来,想到第一节是那个脾气臭到出名的老教授的课,瞬间两腿发抖,随便拿了条白裙子穿上,稍微洗漱下,在包里放了个砖红色的口红就快速出了门。林湘偷偷的从教室后门看了看,发现教授在讲台上津津有味的高谈阔论,她偷偷的打开后门,弓着背,悄悄的坐在最后面的位置上,“我的衬衫记得今天晚上带到左边给我。”林湘定下神,才发现前面坐着的人是林哲,“啊,好的。”林湘顿了一下,“你在怎么会来上这个课?”林哲淡淡的看了眼旁边的女生,一副没办法,被逼无奈的表情,林湘小小的心脏咯噔了一下,才发现,旁边的女生就是那天在楼道里同林哲交谈的女孩,林湘微微笑,自言自语道:“原来你喜欢这样的女生呀。”“嗯哼,你说什么?”“没什么,上课吧。”
  
  整个下午,林湘都把自己困在宿舍里,看了一整个下午的东野圭吾,谁死了,谁把谁杀死了,就差画一张分析图出来,“林湘,你怎么回事。昨天晚上说好四点半到左边的呢?现在都五点了,你真的想气死陆然嘛。”郑暖的声音从信号的另外一端传过来,格外的中气十足。“我头疼,帮我跟陆然请个假吧。”说罢,挂掉了电话,想起林哲的衬衫,她突然觉得真一点都不想要还,那种感觉貌似是他杀死了自己获得爱情的权利想要报复的心情,我杀死你的衬衫吧,林湘这样想,转个身默默睡了过去。
  
  “不是,陈学长,不是我不想接这个事情而是我真的很久都没有做过了,上一次登台主持还是初中的时候,现在这么大型的歌手大赛交到我的手上真的,我一点把握都没有。”林湘很无力的第四遍跟站在对面,基本上和自己平视的四只眼学长解释关于自己想要推掉校园歌手大赛主持的事情,学长用那只胖胖的手,非常伪斯文的说:“郑暖同学呢,已经把你的情况都跟我说清楚了,我们大家讨论下来,也觉得你很合适,所以才会安排我来邀请你,你这样拒绝学生会的邀请,无疑是很不给我面子,当然,以后对郑暖在学生会的工作也会产生影响,她当时可是和我们保证过你肯定会参加的,你当年的最佳主持人奖难道是假的?”林湘很无奈的低下头,初中时期的林湘,是一把主持的好手,人足够漂亮,声音足够有气场,大大小小的学校活动都由她来主持,可以说是红极一时,高二年级,在一场晚会的主持过程中被一个略疯狂的毕业生拥抱并且不小心扯下了裙子,在后来的日子里,林湘便再也没有参与过主持这件事情,郑暖不知道后来的事情,帮她应下也是情理之中的,“好,我答应。”四眼学长瞬间将眼睛咪成了一条线,一副你很有前途的表情。
  
  第一次参加彩排的时候,林湘才知道,原来自己的搭档是林哲,大概一个月没见的林哲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穿上西装的他,仿佛在黑暗之中都能够散发出光芒,这或许就是那种天生自带闪光体的男生吧,林湘看着他,有一瞬间的恍惚,”能和我提前对一下演讲稿吗?“林哲带着第一天她第一眼见到的笑容,好看却让她感觉到距离感,”好的,林学长。“林湘提起长裙,站到他的光环里面去。
  
  彩排进行的很顺利,只有演员和几个指导老师以及学生会的干部,郑暖在音响室跟着老师忙的不可开交,彩排结束的时候还在跟着老师热烈的讨论中间的配音问题,林湘卸了妆换回自己的连衣裙,站在礼堂的门口等着郑暖,“你还有事情吗?”林哲看见在门口徘徊的她,本来打算走的自己不由的折回来,“啊,没什么事情,在等小暖,她比较忙。”“我的衬衫你不会送给男朋友了吧,为什么那天没有来左边还给我?”林哲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换上T恤和牛仔裤的林哲看起来容易亲近了很多,“我,那个,我能说我忘记了吗?”“嗯哼,哈哈。果然漂亮的妹子总是事情很多容易记不住啊,那你还留着那件衬衫吗?”林哲看着她,笑着追问,“嗯,要不然下次彩排我带过来给你吧,我拿去服装店修过了。”林湘将左右手叠放在一起,两个大拇指开始不安的摩擦着,老毛病又开始了,“不用了,正式演出之后你带去左边,我去那边找你拿,顺带看下陆然。”“嗯,好。那到时候见。”看着林哲转身离开,林湘才突然意识到,原来林哲是认识陆然的,那也就是说,偶遇的那天其实不是什么缘分更不是自己YY 的那种林哲故意制造的美好相遇,仅仅只是他去看陆然而已,和自己没有一点关系。反倒不难过了,心里空落落的。
  
  “好了,美女主持人,咱们可以走了,人家林哲的背影都模糊啦。”郑暖从背后轻轻的拍了下林湘的背,“不可能了,他不会爱我。”林湘用非常小的声音自我安慰,郑暖还是听见了,“该爱你的人,总归会爱你,不爱你的人,你再怎么惋惜,总归不爱你,这就是爱情。”
  
  正式决赛的那一天,大大的礼堂座无虚席,开场的前半段,一切都很顺利,林湘偶尔的忘词和紧张都被林哲巧妙的化解,她自己也就慢慢的适应了,除了舞台上的表演,舞台两侧都有大的显示屏,一般会在选手演唱的时候分享一些观众的即时感受,以及亲友团通过微信的公众号刷信息上墙支持选手,一个叫请叫我毛爷爷的观众发了一条信息:我突然发现,今天的女歌手跟主持人比起来差远了。之后很快有人跟帖:女主持好漂亮哦,再接着,话题竟然完全转到了林湘的身上,一度刷屏,无奈,工作人员只好临时将公众墙关闭,开始播放彩排过程中拍摄的一些照片。比赛进行到一半,安排了一个现场观众抽奖的环节,林湘站在一旁,林哲负责请在场的院方领导抽奖,台下突然有个男生,拿着发放的小手拍,冲到了舞台上,林湘一时间眼泪冲击在眼眶,整个人紧张到僵硬,林哲发现了她的不对劲,迅速的挡在他前面,打趣道,“同学,你这样就不对啦,林湘同学是我女朋友,你抱了可不好,那我不得吃醋呀,这拥抱我替她。”台下一片尖叫和起哄,男生尴尬的抱一下林哲,不甘心的离开了,“好,抽奖环节到此结束,下面请老师给以上选手打分。”林哲退到林湘的身边,轻轻的握着她紧紧攥起来的拳头,“傻丫头,没事的。”林湘的眼泪,啪嗒一声落下,在林哲的心里引起了惊涛骇浪,到了后台,所有人带着暧昧的笑看着这两个人,林哲轻轻的抱住了林湘,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大家都在笑。林湘却愈发的忍不住眼泪。
  
  比赛圆满结束,伴随着结束的还有林哲的那句“林湘同学是我女朋友,你抱了可不好。”
  
  之后的两个月,林湘没有再见到林哲,他当时轻轻抱住她的感觉依旧真实的存在着,可是感觉确实像梦一样,偶尔听到他的消息,有的说法是出国交流,有的说法是出去旅游,甚至还有的说回家跟女朋友订婚。林湘每次听到都会微微一笑,郑暖说的对,不爱你的人啊,你再怎么惋惜,他总归不爱你,这就是爱情。
  
  暑假马上就要到来了,校园里的香樟树愈发的蓊蓊郁郁,女生们的裙子愈发的短,武汉的太阳愈发的肆无忌惮,可乐似乎都热到没有力气吐出泡泡,本学期最后一次去左边,之后就会进入期末复习阶段,迎接轰轰烈烈的期末考。用陆然的话来说,“忍过一个考试月,幸福一整个假期。”他把这句话写在了店里的宣传板上,并且推出抱果果饮料,意思是保证你能过,令林湘没想到的是,这个饮品居然大受追捧,真不知道是陆老板的人格魅力强大还是学生们对期末考的恐慌之心强大。“美女,两杯抱果果。”林湘正在统计今天的营业额,抬起头,突然一愣,“啊,嘿,林哲,好久不见。”林湘肯定得忘记刚刚计算的数字了,完蛋了得重头再数一遍这些零钱了,“好久不见,林湘,最近好吗?”林哲看起来有点晒黑,头发剪短了,给人一种整个人成熟了一点的感觉,“hi,林大帅哥,你还知道出现呀,说吧,这段时间跑哪里厮混去了?”郑暖将两杯抱果果推到林哲面前,“也没干嘛,出了趟国。”林哲端起饮料,看向林湘,“你要不要,”“好啊,你小子还敢回来,那么久不陪我打球我浑身忍的难受。”陆然突然跳出来,打断了林哲的话,“得了,多少没打,你记着我陪你。”“可以,来走,坐下聊一会儿。”说罢,伸手拿过林哲手里的一杯饮料,“我请客,祝你也肯定全部考过。”
  
  “我先过去,待会我等你下班一起走。”林哲端起抱果果喝了一口,接着说,“你几点下班?”,林湘愣住,“八点钟,她今天八点钟下班。”郑暖接着说道,“特殊批准对吧。”然后冲陆然使了下眼色,“那当然得批准,小情侣许久未见总归要谈谈感情的,哈哈。”陆然笑着回答道。林湘的脸红成了猴屁股,没敢抬头看林哲。
  
  “你明天还来左边吗?”林湘问道,“衬衫我明天带过来给你。”“不来,明天早上你第几节有课?”“第二节。”“嗯,明天早上给我吧,我明天早上到你宿舍楼下等你一起吃早饭。”林哲的声音轻轻淡淡的,每个音符轻轻的漂浮到空中,却猛烈的撞击着林湘的耳膜,听起来似乎震耳欲聋,她再一次抬头看向身边并排前行的林哲,“你喜欢我吗?”她停止脚步,林哲回过头来看向她,似乎被这个姑娘那么直白的问题惊到了,“嗯,”他的声音有了一点点的起伏,“我喜欢你,见面的第一天我就很喜欢你了。”林哲的眼神灼灼的盯着她,无数的思绪奔走在林湘狭小的脑袋里,她瞬间觉得脑袋似乎大了一点,“我有点饿,你要去洗澡吗?”林哲噗通一声笑起来,“饿了干嘛要洗澡?哈哈。”面前的这个小姑娘眨巴着大眼睛问了一个让人嘀笑皆非的问题,关键还是在这种关键得时候,“嘿嘿。”林湘也跟着笑出声来。
  
  大学毕业后的林湘去了北京一家出版社工作,不繁忙也不清闲,每天兢兢业业的做着一个好姑娘应该做的一切事情,按时上班下班,努力赚钱买房,“今天下班有空吗?”郑暖自己当起了小老板,开了一家大学时期就特别向往的花店,“来我这里一起吃个饭吧。”“好的,没问题。”林湘放下手机,伸了个懒腰,看着眼前篇略煽情的文章,又想起郑暖的那句话,不爱你的人啊,你再怎么惋惜,他终究不爱你,这就是爱情啊。
  
  林哲大学毕业后悄无声息的出了国,林湘一遍又一遍的打着着他的旧号码,直到换了主人,他大概总会这样吧,不说一声就到来,不言一句就离开,自己从来没有抓住过他。后来的后来,老同学聚会的时候,林湘听闻同他一起出国的还有那个座在他身边的长发姑娘,郑暖告诉过她,那天她和林哲在左边的相遇其实是林哲提前拜托了郑暖,陆然和林哲很早就认识,会要她们两个不准时的员工也是因为林哲的拜托,北京的冬天,寒冷充斥在每个角落,所以呢?他到底爱过自己没有?林湘苦笑,如果爱过,为什么就那么干脆的离开了?
  
  “小暖,你这节奏是准备和陆然结婚了?”林湘到达郑暖花店的时候,看见大片的玫瑰花,鲜艳欲滴,“不是我们打算结婚,是有人回国结婚。”郑暖从花间起身,走向柜台,把抽屉里的请柬递给林湘,精美的请柬上写着林哲的名字。
  
  后来,林哲在结婚的前一天约了几个旧友,其实除了开头的那个问题,分别的时候,林哲又问“你到底爱我吗?你怪我的不辞而别吗?”
  
  林湘轻轻的笑着回答:“我爱过你,但是现在,我希望你幸福。”
  
  我爱过你,但是现在我希望你幸福,因为我也要寻找属于我自己的幸福。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