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庭院深深深几许(三)

作者:乱了夏天 来源: 时间:2015-03-07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八身世
  
  不可能,昨天明明还见了,她迅速穿好衣服,奔到大夫人住的屋子里,巡捕房的人也在,正在验尸。
  
  “无伤,无毒,很奇怪,我们还需要研究一下,希望你们暂时不要发丧。”
  
  大夫人很安静的躺在床上,仿佛还在睡觉,顾颜婷有些不敢相信,她转身冲进雨里,伞也没撑,直接跑去西院找三夫人。
  
  偌大的西院很安静,连个下人都没有,她推门进去的时候,齐萱正在穿衣,剪裁得体的旗袍衬的身材极好。
  
  “三娘,大娘死了。”顾颜婷直勾勾的盯着她,生怕错过一丝神情。
  
  “怎么,小妹怀疑我不成,我先前是给她下过毒,这回可是被禁足了呀。”她一副坦荡荡的样子,倒让顾颜婷觉得这样贸贸然闯进来有些尴尬。
  
  “抱歉,有些心急。”
  
  “小妹这么在乎姐姐,也没枉费姐姐对你的一番苦心。”齐萱扣好盘扣,坐到镜子前开始梳头上妆。
  
  “为什么这么说。”
  
  “难道姐姐没有告诉过你吗?你才是她亲生的,你大哥才是二夫人所生。”
  
  顾颜婷很是疑惑,不太明白大夫人这样的做法。
  
  “你忘了吗,我害过她一个孩子呀,当年她怕我再加害你,一知道自己怀了孕便借口散心邀着比她怀的早的二夫人去了顾家郊外别院,二夫人生下孩子后,她不让人声张,等她生下你们就把孩子一换,知情者都是她的心腹,唯一一个二夫人也‘生病’死了呀,你看她为了你不惜牺牲你大哥,这事你大哥心里也是有数的,你若不信大可去问问看。”
  
  “在这个大宅院里没有人是干净的。”
  
  齐萱一边说着,一边上胭脂,口气轻松的像是在问早餐吃什么。
  
  “那依三娘之见,凶手应该是谁?”难怪大夫人对她一个庶女这么好,虽然有被身世惊到,但是当务之急却不是研究身世的问题,她可以肯定齐萱知道什么,不然不会跟她废话这么多。
  
  “颜婷,这大户人家没什么可信之人,往往最不可能的人,才是最可能的人。”说着起身拿了块干毛巾站到她面前,很细致的帮她擦干了发上和脸上正往下滴的雨水。
  
  顾颜婷撑着齐萱的伞,在回去的路上一直在猜想谁会是那最不可能的人,想来想去,似乎就只有顾颜清了,别人眼里他是大夫人的儿子,便是最不可能害她的,由此他便可偷偷为生母二夫人报仇却又不惹人怀疑。
  
  她正出神的想着,突然手腕被人一扯,吓了她一跳。沈皓轩伸着脖子凑到她面前,拿手在她眼前晃了几晃,“想什么呢?”
  
  她低下头也没有搭话,沈皓轩接过她手中的雨伞,笑着安慰她:“夫人的事我也听说了,我知道颜婷你从小就和大夫人亲厚,这一下子恐怕难以接受。”
  
  她扯着嘴角回了一个干巴巴的笑容,“皓轩,你信不信其实我才是大夫人的生女。”
  
  沈皓轩揉揉她的头发回答道:“那又怎样呢?你还是你呀!既然大夫人这么做一定有她的原因。”
  
  在这微寒的早晨,她突然觉得握着她的这只手一直都有深厚的暖意传来。
  
  九自首
  
  巡捕房还没有查出真相,却有一个人主动去自首了,让顾颜婷大吃一惊,这人便是顾家的大少奶奶——杜玲
  
  最令人费解的是,顾颜清竟然什么举动都没有。
  
  她在书房找到顾颜清的时候,房里还有一个小丫头,长得很是俏丽,两人正在说话调笑,看的顾颜婷不禁皱了皱眉头,挥手把那个小丫头给赶了出去。
  
  她气势汹汹的问话,“大哥,嫂子为什么会去自首。”
  
  顾颜清有些心虚的扭过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嫂子还怀了你的孩子,你也能狠下心来让她去坐牢吗?你爱她吗?你便是舍得她,还有肚里你的骨肉呀,发生这么大的事,你还有心情和丫头调笑!”
  
  “是她自愿的,我有什么办法,再说谁知道是不是她做的,这件事巡捕房的人都介入了,哪能随便了了,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报的警。”他一脸的慌乱,嘟嘟囔囔的说道。
  
  看在顾颜婷眼里却越发觉得是心虚的表现。她突然想起沈皓轩对她提起的那位苗医,既然那些苗疆的蛊虫可以救人,那么一定也可以害人,无伤无毒的死去,怕是只有这种鲜为人知的方法才可以解释吧。
  
  如果真是顾颜清做的,她是不会因为她跟他是血亲而心软的,杜玲和孩子都是无辜的,不能让大哥毁了她们。
  
  巡捕房来拿人时,顾颜清就在一边麻木的看着,大家都急死了,不住的塞钱给巡捕房的人,让他们能关照一下杜玲。
  
  顾颜婷带着人跑进来时,顾家大厅已经站满了人,杜玲脸色苍白的站在中间,她的眼睛自始至终都是看着顾颜清的,里面全是对他的失望。
  
  “慢着,事情还没有完,真正的凶手不是她,我找到了证人。”顾颜婷请来的是那位苗疆的蛊毒的传人,苗医向巡捕房解释了蛊毒的作用,一并指证顾颜清不久前在她那里买下了一个蛊虫。
  
  “小妹,你叫的这人来干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自己的大哥。”顾颜清一脸的慌乱。
  
  巡捕房的人恍然大悟,露出鄙夷的神情,“顾少爷,做了便是做了,怎么一个男人这点担当都没有,还要女人来给你顶罪。”
  
  顾颜婷扶住杜玲,杜玲抱着她便哭了起来,“大哥,做错了事,要学会承担,俗话说,生恩不如养恩大,大娘对你这么好,你怎么下的去手。”
  
  “我没有,我没有杀她……”顾颜清几乎都要跪下了。
  
  巡捕房的人也不等他说完,就架着他走了。
  
  “大家都散了,大嫂你也回房休息吧,让你受委屈了。“顾颜婷扶着她送她回屋。
  
  “小妹,多谢你。”杜玲的眼睛哭得红肿。
  
  “谢什么,一家人嘛。”她苦笑了一下,这些天顾家发生太多事情的了,不伤心是不可能的,“大哥这样对你,以后不要想他了,好好安胎,等孩子生下来就好好过日子。”
  
  杜玲点点头。
  
  顾家的事情就到此为止了,顾颜婷送杜玲回屋后,沿着幽暗的走廊去往祠堂,祠堂里大夫人的牌位已经供上了。
  
  结束了,所有的恩恩怨怨。
  
  那个未出生便死了的孩子,还有交换的身世,以及死了的二夫人……
  
  她为这些人上了炷香,抬头便看见那透过窗洒进来的阳光,无论结局好与坏。
  
  终于是雨过天晴了。
  
  十结局
  
  顾颜婷回上海平西女中念书那天,只有杜玲来送她,“大嫂保重。”她郑重的握了握杜玲的手,拎起箱子,转身上了车。
  
  她在火车里找着自己的座位,隔着走廊的过道,她突然看见沈皓轩坐在她的座位边冲她招手,愣了一愣,才释然的笑了,莫名觉得十分心安。
  
  杜玲一回到家,便只身一人去往西院。
  
  “多谢三娘相助。”
  
  “不客气,我也只说了几句话而已,我这禁足可以解了吧?”齐萱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她身后的那个安静的面无表情的女人,觉得她很是深不可测。
  
  “当然,这也是你家,随意走动,不过这钱庄和赌场就不要再折腾了。”
  
  “反正这东西也是弄来给齐珊添堵的,不过话说回来,你还真下的去手。”
  
  “要怪就怪他自己,我不过是推波助澜了一下。”杜玲面无表情的解开身上的素色织锦棉斗篷,找了把椅子坐下。
  
  “小妹,我看着长大的,她的性格我了解,一句模凌两可的话,她便会坚信顾颜清是凶手,她的骨子里和齐珊一样好强,若是她知道,她亲手指证的大哥是无辜的,估计脸都会气白了。”齐萱想着,便笑出了声。
  
  “谁说他无辜,他哪里无辜,小妹是怜我一个女人还怀着身孕,我对这顾家的钱也不感兴趣,要的不过是他顾颜清的专一和真心,他招惹了我,就不该再招惹别人,我告诉过他的,他负我,我便要他鸡犬不宁。”
  
  杜玲冷冷一笑说这句话时眼里满满的都是恨意,她也没干什么,不过是告诉顾颜清,假如大夫人这回回来,他手上顾家的生意定然是要交出去的。
  
  然后又一不小心,在他的书房遗漏了一本关于蛊虫的医书罢了,那上面记载蛊虫杀人后便会立刻化成粉末消散,神不知鬼不觉。
  
  而顾颜清早已被利欲和女色蒙了眼,哪里还辨的出是非。
  
  她似乎想起了刚认识他那会。
  
  正是暖春,她在烟霞镇的桃花林边游玩,顾颜清跑过来,笑着对她说,杜小姐,这是你的帕子吗?
  
  几片花瓣被风一吹落在他的肩头,那笑,她忘不了。
  
  自此,便一头溺了进去。
  
  这可真真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完)
 
    标签:民国言情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