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青色的岁月,有人走过

作者:洛格 来源: 时间:2013-03-21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一直以来,我总在做同一个梦:梦里的我走在一片荒芜的沙漠里,炙热的太阳烘烤着我的皮肤,干裂的嘴唇淌着若隐若现的血丝,无论怎么努力都逃不出这荒芜;随即场景一转,疲惫不堪的我又栖身于漆黑的夜里,目光所及除了无尽的黑没有一丝其他色彩,连续不断的黑像泼墨般把我包围,令人窒息;而每每在这绝望的时刻,她总会出现,就像一个战士一样,将我救出困境。
 
       我叫她阳仔,就像她叫我平仔一样。
 
       毕业时,她拿出同学录让我写在了开头,因为我们彼此都知道,三年的友情已经深深地植入了骨血之中。
       “还记得,刚见你时觉得你就是个问题少女,跨着个包在班里晃荡;还记得,你说许嵩的歌不错,于是我也慢慢的喜欢上了他的歌,虽然那是他还不红;还记得,你因为我放弃了你一直很想参加的班里的集体春游,甚至还满不在乎地说自己才不愿意被晒黑……”这是我在她的同学录上写的第一段话,那时觉得自己很有文学水平,竟然写了这么一大段排比。如今回想起来,却觉得自己那时还是挺矫情的,本应该羞涩难当,那天与阳仔的一段对话却让我的双眼在不经意间有了湿意。
 
       “喂,给你打电话怎么也不接,死了?”
       “额,我在上课,没听见。”
       “问问你什么时候过生日?”
       “额,人家生日早过了啦~”
       “我去,正好,给你送个清明节礼物吧~姐姐我打算去泰山看日出,到时候给你带几块儿石头回来。”
       “……”
       她是以这样一种独特的方式记着我的生日。
 
       依然是那副毒舌的样子,就像从前,就像我们从没有分开过一样。
 

一、最青春时光

 
       最单纯的回忆总是发生在最稚嫩的年纪,就像刚抽芽的嫩枝不懂得以如何的姿态经受沙尘的侵虐,总是以自己最直率、真诚的一面示人。
 
       因而,成就一段最青春的时光。
 
       那时的英语老师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在进校门的时候被看门的大叔多次拦住索要胸卡,从而我们得出这一精准的结论。他总会在英语课上放一些“美国大片”,或者是听一些经典的英文歌曲,例如《my heart will go on》、《yesterday once more》之类的。但是直到很久的后来我才真正懂得那些歌曲为什么被称作经典。虽然我们从中领略到了不少乐趣,但我总觉得他在借此缅怀他的大学生活。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
 
       第一节英语课,我们错把老师当成帅气的男同学,硬是把用校服裹成的“绣球”扔给了人家,嘴里还大喊:“快,给他抛个绣球。”我私下里偷偷地想也许连上天都难以想象当时老师的心情。
那时正值少女懵懂时期,面对一个几乎和自己同龄的帅气的男老师,难免会春心萌动。仗着自己有几分美术功底,阳仔背地里完成了一幅“老师放电图”,结果却是被我改的一塌糊涂,并题上了我的“墨宝”,最悲惨的是当老师发现我们的小动作后,将那张寄托了无限少女情怀的纸收了上去,继而发生的连锁效应是那张纸上的字代替了我们那可怜的英语老师的名字,跟了他好长时间——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成功地给他起了个不怎么雅的外号。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要提起英语老师,我和阳仔总会不约而同的露出笑意,那是一段公认的最具有青春活力的时光。
 

二、其实,我也只是在强颜欢笑

 
        也许从一出生,她就注定了要在高中时代做一个实实在在的“不良少女”,紧接着就把我这个“五好青年”给“带坏”了。
        “哎,你知道ck吗?可另类呢,她唱的歌很好听。”后来经我亲身实践,证明她绝对是在骗我。
       “哎,数学啥也不懂耶~这部小说不错,我们一起研究一下吧。”于是我和她一起在一摞摞堆起的书后面,为女主角的穿越故事揪心不已。
       “哎,你看我的新发型!”在某个阳光不算明媚的早晨,我看到曾经一头虽然不长但也不短的头发变成了当时很流行的沙宣。
       “哎,最讨厌旺旺了,都不下去领我,害我被罚站一节早自习,丢死人了。不知道我人脉广啊!”彼时她因迟到被德育处老师拦在教学楼外,只有班主任去领才可以进去,而我们伟大的班主任就让人际关系广的她在外头晾了一节课。
 
       直到有一天,那一声“哎”出现在了传过来的纸条上,而不是她嘴里。因为我们已经冷战一个多礼拜了,具体为什么也早就忘记了。只是清楚地记得我一掉过头就看见她饱含泪水、楚楚可怜的样子:“你老和别人说说笑笑,故意不理我,你不知道我心里可难受呢?”
 
       其实,我也只是在强颜欢笑。
 
       这时,我们的友谊已经有了两年的沉淀,不论是明媚灿烂的笑靥,还是失落懊恼的倾诉,都是我们这辈子最珍藏的限量版。
 

三、她装病的样子真的很逼真

 
        教学楼前的那两排柳树黄了又绿,来回三个轮回,终于将我们送到了高三的道路上。
 
        收敛了平日的嬉笑打闹,在似乎没有结局的战场上等待着时光的马车将我们送到别离的路口。我说为什么不是“时光的卡车”、“时光的自行车”,阳仔说马车比较富有诗意。
 
       万人过独木桥的压力当真不是说说就可以的。那段时间我觉得自己像疯了一样,脑袋里就像装了一堆闹钟,不停地“嗡嗡”地响。阳仔说:“你这是典型的‘仗前恐惧症’,不过不用担心,有我这么一个优秀的、高尚的、英勇的美少女战士保护你呢。”她总说高考就是一场惨烈之极的战役,而她是为这场战役而生的。
那段日子,我们只在食堂快没人的时候买两个馒头,再去超市买两袋榨菜,就当是解决了晚餐问题。在我的记忆中,馒头就榨菜的确是很美味的。
 
       高考前几个月,我和阳仔开始了逃课生涯。
       在下课的空隙,我们走在操场上,看着外面被晚霞渲染的艳丽的天空,我们的心不约而同的飘到了浩瀚无边的大千世界
 
       不得不承认,她装病的样子真的很逼真。
 
       那天,我们在湖边坐了很久,塞着的耳机把耳朵咯得生疼。
       一位老人领着一对双胞胎小女孩在玩耍。我想:十几年前,我也是这么小的身躯,在家人关爱的目光里无忧无虑的、用新奇的眼光打量着世界;又或者再过几十年,我也会变成老人那个样子,惬意的享受着这美妙的天伦之乐。侧过头,看到阳仔闭着眼,略显疲惫的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她也是这么想的吧。
 
       高考前一天,下了一场大雨。
       傍晚,天边出现了两道彩虹。
       “平仔,我们一定能考好,你看,上天都给我们预示了。”
       “嗯。一定。”
 
      


         阳仔和我说:“你的文章一直都是高考作文,规规矩矩,这样不好的,你得改。”
         我但笑不语。
         我只是想让这规规矩矩的高考模式将我们的盛夏三年牢牢地记下来,用独有的方式记载我们只属于那段岁月的印记,永远不会丢失。

                                                                                                                                                             __后记

                                                               


           【编辑寄语】:最纯真的友情,发生在那最单纯的年纪;最珍贵的回忆,也许是那回不去的往昔。简短的故事,依稀的回忆,写出的是珍贵友情的想念。问好作者,欢迎投稿90后文学网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