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艺术品与追风的少年们

作者:王子的KC 来源: 时间:2013-03-16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在周末的午后,我常常会想起那个在大风中张开双臂像一只飞翔的鸟儿做出如此惊险的行为骑着单车的少年。我默默的铺开一张A4纸,用铅笔将在记忆中搜索、拼接、重组的那个少年勾勒在洁白的纸上。“你的小黑呢?”“什么小黑,说过多少遍了,那是我的宝马车。”少年咂咂嘴,在夕阳的余晖下放肆着大笑。
      “你干嘛呢,赶死呢你?”我朝着那个在我前边骑着黑色单车的少年愤怒的大喊。少年听到了我的咒骂,渐渐减缓了骑车的速度,调转方向向着我的方向驶来。我弯下腰伸手从背后的书包里取出一个印有哆啦A梦的笔记本,撕下一张用过的废纸细细的擦拭着裤腿上被溅到的泥水。
       时间倒回在三分钟之前。
       我拖着三个装着衣服等其他繁琐的用品大包在去往学校的路上。天空方才飘过一场雨,凹凸不平的路面每几步就出现一个积满了污水的小坑,我小心翼翼的提着包心情沉闷的去往学校。
       “快躲开,快躲开呀!“身后传来一个少年焦急的叫喊声,迷茫中的我还未来得及回过头去探个究竟,一个骑着黑色单车的少年从我身旁的污水中匆匆而过,溅起的小泥点在空中密集着继而分散,毫无悬念的落在我的裤腿跟上。我的心情糟糕的如同此时的天空似晴非晴、似雨菲雨。撇掉我的形象,不顾路上其他同学的存在,扯开嗓子朝着前边那位鲁莽的骑着单车的少年呼喊。
       我撕下一张纸片,看了看是我以前做的习题,摇了摇头,用力的擦拭着裤腿跟上与白色球鞋上被溅到的泥水。一个黑色的阴影遮挡住我的光线,感觉有人在轻微的拍着我的肩膀,发颤着说:“对不起啊,哥们儿。“循着声音的方向我抬头望了望那个少年,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少年逆着光身后晕起一层自然的光芒,男式刘海长长地遮住他的双眼。;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可以躲开么,挡着光了。“我抬着头幽幽的说。少年赶忙跳到我的左边。
         “作为补偿,我用自行车载你去学校吧,看你的方向咱两应该在一个学校。“少年略微迟疑了几秒钟向我伸出了右手,”我叫齐楚。
         “不用了”,我站起身来,“带着我的包去学校吧,记得在门口等我。我叫小V。“
        扔掉了那团因为擦拭泥水而肮脏的纸团,将我那三个大包放在他自行车的后座,“这,这能撑得住么?“看着后座窄小的空间我有点不自信的问。
        “没问题的。“少年已经骑着单车飞驰而去。
         望着齐楚挺拔的背影,我看到他不断的张开双手,又忽然紧紧地俯身,我想他抓住了车把。这样尝试了几次之后忽的张开了双臂将自行车骑得飞快,惊魂动魄的瞬间,大声的呼喊:“飞起来了。“
        我步行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没有看到齐楚的身影,我想在一个学校反正东西也丢不了,就去注册学籍。发现在计本1221班的学生名单里有齐楚的名字。我拿着分宿舍的单子找到宿舍,一进宿舍的门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齐楚坐在那个靠窗的床铺上玩着电脑,眼睛几乎要贴在屏幕上了。看到我进来,他忙起身说“你走的也太慢了,所以就没有等你,哈哈哈哈。“说完不自觉的笑起来,再指了指他的上铺,”这是你的东西,我看见咱俩被分在同一个班级就帮你占了一个床位。“
        此处不必再多说,我与齐楚成为了好朋友,后者说是死党。每逢周末,我常常带着画板坐在宿舍的阳台上写生,看着远处雾气缭绕的青山,在图纸上勾画着自己的图案。齐楚则是疯狂的迷恋着篮球,每看我画完一幅画,都会咂咂嘴说“没想到哇,理科生也有这习惯呐。“
        其实,在周末同学们都在忙着泡吧追女孩的事儿上,只有我与齐楚还留在宿舍。我之所以不想出去是因为我是一个超级恐惧狂。如果我在冰箱前取东西时,就会想到它会不会突然倒地压断我的腿。看到流动着的大河、看到街道里的车水马龙手心便会冒出虚汗,产生一种晕眩的感觉。这是一个秘密。谁也不会知道直到那一天。
         大一的第二个月,学校为丰富学生们的课余生活,举办了首届校园宿舍文化节。我被班长分配到与齐楚到校外去买贴纸装扮宿舍。十月的天气如同冬天般的寒冷,在这个城市冬天似乎来得更早些:空气干燥,时常的刮起冽凛的风。那天齐楚恰好有一场很重要的篮球赛,作为整个对的主力是不可能与我同去了。同在一个宿舍的小K给我借了一辆自行车,我推着单车慢悠悠的一直走到学校门口。骑着单车的小K放慢着速度,迷惑着注视了我一路:“哥们儿,你怎么不骑车呢?“我看着校门外的车水马龙,眼神恍惚无常。
         ”我不敢骑,路上太危险了。“
         小K的下巴微微回收,脸上一副惊讶的表情,旋即而逝。他笑着对我说:“没有关系,会有个啥子事,跟着我吧。”
         我扶着单车猛然间发现这辆自行车就是齐楚开学时所骑得宝马。我紧贴着路边小心翼翼的骑着,离小K有着一大段的距离。精品店其实并不远也就两三千米的距离。我看见小K停下车,单腿支地,回过头催促我快一点。我依然不敢提速,紧紧张张着晃悠。
         很多很多时候,我曾经想过我要克服这些内心的恐惧,也不明白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恐惧。它就像一种与生俱来的恶疾,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扩散在整个身体里,与我的血液混在一起,让我就这样耻辱的活着,耻辱到足以让我恐慌。春节过后,父母准备带我与哥哥一起去华山游玩,我推辞着说不去不去,一块裸露在地表的大岩石有什么看头。他们也不明白为什么我会这样。他们走后,我住在了奶奶家里。会对他们的华山之旅做出种种幻想,那种幻想正是我所需要满足的自己内心的虚荣。三天后,他们归来。哥哥给我看他在华山拍的照片:他站在一块儿青灰色的雕像前,对着镜头自信的笑着。
        我失望无奈却又嫉妒羡慕。
        我常常坐在我们小镇的马路旁,嘴里啃着苹果,一个接一个。我看着公路上那些个骑着单车或者是摩托车的青年们从我身旁呼啸而过。他们向路旁的美女一边吹口哨一边像杂技演员做出惊险的动作,就如同齐楚那般先试着放开抓在车把上的手,最后张开双臂像一只飞翔的大鸟,在小镇里自由的翱翔。在路旁晒太阳的几位满脸沧桑白发苍苍的本分老人侧目望着青年们的离去。在这种时刻,我就极度的自卑,宁愿被侧目的是我自己。我真心羡慕那些勇敢地无谓的追风的少年们。我啃完了苹果将果核掷向远方,从背后的小书包里掏出铅笔与A4纸张,在匆忙中留下了那群追风少年的身影。他们在夕阳的余晖里简直就是上帝的一副艺术品。自然而然的,那些背影就成了我青少年时期记忆里一道永远也抹逝不掉的痛。
        过十字路口是一个挑战。绿灯仅剩几秒便会转为红灯,我放慢了车速,看着小K加速穿过了路口。我正准备行驶时,示意灯转为红灯,两侧的各种机动车辆纷纷启动,看着这些流动的人群与与各式车辆,感觉他们就像是一条黑色的帛带,幻化成一条黑色的光,覆盖住我的双眼,胸口压抑呼吸缓缓加重,手掌心冒出点点虚汗。为了掩饰我的尴尬,隔着一条街道朝着对面路口等我的小K,发现自己的喉咙震荡不出声音。我咳了咳,喊道:“小K,你先回去吧,我再转一转。”他朝我吐吐舌头,转身飞驰而去。
         我将单车停放在一个小餐馆旁边,上了锁在四处盲目的转悠。天色渐渐昏暗,夕阳已经隐没于黑夜之中,城市里亮起了灯火。而我,却依旧在晃荡。无奈之下,我只好给齐楚打电话。
         当电话接通的那一刻,我迫不及待地说:“阿楚,你的黑马在这儿呢,自己到这取来。”
        “什么是黑马,是宝马,你不是会骑车么,自己骑回来啊。“我心里一沉,缓缓吐出几个字。
        “我,我,我不敢。”
       “你是不是男人?”
       “这与那个无关。”我狡辩道。
       “切,你等着。我马上就来。”挂电话的时候,宿舍里爆发出一阵哄笑。
        齐楚来找我的时候仍然穿着篮球比赛的衣服,隔着十字路口朝我挥手:“小 V,把自行车,哦不,把我的宝马推过来。”从小饭馆旁取出了单车,推至路口。左侧的音像店里播放着震耳欲聋的音乐,扰我心烦。等待交通示意灯变为绿色时,将车扶在自己的左边,急匆匆着穿过路口,心里总感觉怪怪的。齐楚在我过十字路口的空挡,蹲在路边抽了一支烟。待我过去后,齐楚起身弹掉了夹在指间的烟蒂,拍了拍我的肩膀:“哥们儿,还能再慢点吗?”我把掌心的虚汗擦在自己的牛仔裤上,故作镇定的说:“没事儿,没事儿。”齐楚再次蹲下身体,仰起头对我说:“今晚别回学校了,我教你骑自行车。”
        “哦。”
        我们就这样蹲在路口看城市里夜晚飞舞的灯火,看从我们身旁走过的时髦小妞,谈天侃地直至十一点多。街上的行人、车辆越来越少。齐楚将单车扶起说先看看我是怎么骑得。我说其实我会骑,只是不敢在人多的地方骑而已嘛。
        少年说完,跨上单车飞驰着向着西边而去。在昏黄的路灯下,我仿佛又看到那些追风少年们的身影,他们的光影与齐楚慢慢重叠,尝试着张开双臂,最后完全的放开车把,衣服里鼓满了风,他或者他们是我梦中曾经所出现的飞鸟。
        在我的梦里,我会变成一只小麻雀,可以飞得很高。我奋力的扇动着翅膀,飞上了云端,飞过了茫茫大海。只有在梦里才会成为我所要成为的英雄。
        三分钟后,齐楚骑着车从黑暗中浮现出来,减缓车速单脚撑地,停在我的面前:“该你了,骑吧,记着要放开两手哦。”深夜的街道车辆尽管很少,我还是很紧张。我扶起单车,学着齐楚的神态跨过单车,向着西边驶去。只听见身后传来齐楚愤怒的声音:“搞毛呢你,赛蜗牛啊,加速。“我轻微的转过头瞥见了那个在我身后跟着小跑的少年。他的长发在风中向后舒展。”加速。“他冲我喊。踩在踏板上的双脚加快了转动的频率,口中大口的喘气。”好,就这样。现在试着放开双手。“齐楚在我身后继续跟着我跑,大喊。我迟疑着吞下一口唾液,对自己说:“勇敢些,不要这么没用。’我把自己想象成梦中的小麻雀,试着双手微微离开车把,心中一紧,又猛地死死抓住车把。”放开双手,你就是一SB。“少年焦急地吼声刺破空气穿透我的耳膜,我募得放开了双手,张开了翅膀像一支真正飞行的鸟儿。我看着身下的单车平稳的在黑夜里前行,留下了眼泪 。
        呵呵,我再也不用害怕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骑着单车飞驰。当我张开翅膀飞驰的时刻,感觉我就是自己曾经留在A4纸上的那群追风少年们之一。
       我就是上帝的一件艺术品。

       【编辑寄语】:在友情帮助下,克服心理障碍的故事,那追风的少年,也是曾经的你和我。问好作者,欢迎投稿90后文学网!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