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铜镜犹绝惊鸿中

作者:玖月之歌 来源: 时间:2016-03-29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铜镜里已挂上秋了,而镜外往事最怕重提。
 
对镜还又,惆怅依旧。宿髻懒梳齐眉,浓妆无心情,寥添几笔,也就残灯赓了一夜。
 
镜匠这一生听了许多女子,我也一一对面照了。唯独未见过镜匠的妻子,只闻镜匠提起她,失语的目色霎时里会有莫名的光彩,继而黯下去。再低眉磨镜,一缕不可说的太息从镜匠无光的眼底笔直流出来,我坐在镜匠身前,脉脉地,烛对着磨镜匠人心底升起的愁烟。
 
镜匠是不许她访镜的。她来了,只是扶着坊外门槛,镜匠只消一听,便放下手中的物什,迎出槛去。她听风吹铜镜的声音,我听她的声音,还可听得镜匠对她的百般疼惜。
 
镜匠说:铜镜照人,乃是要收罢女子朱颜。
 
于是她终日不可到镜前来。天下女子倾城颜色三到七分,鲜有卓者,唯她是十有九分了吧,单听她的声音。磨镜人的玲珑匠心,想必须得风荷似的女子方衬得起。但我无缘见了罢。
 
好玄锡一钱六分,好水银一钱……诸颜色需梅天制造。上色后置地一月方外移动……
 
镜匠年复一年,不厌其烦地把梅天拾缀成上好的镜面,各色镜钮都系着一绺红绳,串挂在梁上,满眸攒攒泠泠,好似碎玉片吹振的占风铎。但最后都不免被一一解下——这坊里,眼见地身边铜镜不觉偷换流年,唯一悬了经岁的是我。
 
镜匠会坐在我面前,细细雕琢打磨手中的铜镜,想必他是心底照着我的模样再磨镜,多少铜镜在我面前磨平了棱角磨亮了镜面,大抵都生着我的轮廓,每每见了梁上的铜镜,几丝伤类声凄切。这是不可胜数的我,在我的生命中川流而过。
 
我望得见天地,望得见铜镜,望得见镜匠,这一生却见不到自己,连同无缘面她。我遗憾莫名的是,镜匠磨好的铜镜,总也照不出我,或许镜与镜不相见,才应了人间的宿命,未知那些占风铎可曾面了我。
 
原以为镜生如斯,老挂坊中,有镜匠照看着倒也云淡风轻。
 
可惜事与愿违。
 
孰料,那日,起了满目朔风,她来了。
 
我与她这一世唯一一次谋面,竟道出了镜匠一生最不堪的隐衷。
 
她依旧轻轻扶槛,风声却掩过那婉约的素手。久不闻镜匠迎来。镜匠在一串铜镜下小憩,耳边是铜镜铎音阵阵,他安沉地卧着,恍不知何世。
 
她见了我,我见了她——乃是她见着她,我见着我。
 
就在我们初见那一刹,仿佛有千军万马碾过折戟沉沙的古战场,我碎成了千千万万片。那也是我们这一世的永诀。
 
我在支离破碎的劫里,听见镜匠醒来,镜匠不来拾地上斑驳的我,只是默默地听,她最后一滴泪流到我身上,悲冷无声……
 
她就是我,是他花了上千日夜把我从铜镜中打磨出来的她,我和她是终不能相见的。那日偏偏有心思因风起,那日偏偏她见了我,我碎了,她也再不可得了。
 
我听着,镜匠抱着奄奄一息的她,仿佛也抱着地上破碎的我。镜匠的眼,蘸满泪。他或许在磨我的时候,早看透了她的前世今生,才舍得千日万夜以后,不能再面我,可至少我们仍旧是朝夕相对着。
 
普世修罗,原来我一直与我一墙之隔,这尘间只有我看不见我。
 
玖月之歌,荏苒欢喜】
    标签:铜镜 惊鸿
    广告位